注:发现有错误,请点击报错(免登录) 哦!

第五十十章 凶杀笔记(1/2)

十几年来,这个城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依然有人靠捡垃圾为生。|來也[全本小说M.LaiYetxt.COM发现刁爱青尸块的是一个清洁女工,她也捡垃圾,发现一块废铁就很高兴,发现一包肉还想着回家去吃。十几年过去了,水泥砌成的垃圾池换成了蓝色的塑料垃圾桶,捡垃圾的人走了一群,又来了一群,他们拿着铁钩子,从我们抛弃的东西中寻找财富。

城市里的穷人像蒲公英一样,在水泥地上空随风飘荡,带着一点点随时会破灭的希望无助地寻找一点点能扎根下来的土壤。

垃圾箱的特点在于诚实,从不撒谎。富人和穷人在这里面一视同仁,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每一个物品都还原成本来的面目,每一种东西在这里找到了终点。撒谎的假牙终于成了假牙,目睹过腐败交易的酒瓶终于成了酒瓶。民工抽过的烟蒂和贵妇吃剩的苹果核在这里相遇,残币上的头像与纸巾的痰唾再次相逢。虚假伪装的面具在这里揭开,垃圾箱有着象征意义。

他们开着车在这个城市里转来转去,驶过小粉巷和火葬场,驶过青年路和华侨路,绕过了几条死胡同,经过案发时的抛尸现场,穿过很多街道和居民区,中间甚至迷过路,最后,他们到达了终点。

特案组四人下车,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广场,游人如织,跳舞健身的群众很多,可以看得出,广场刚建成没几年,周围还有一些老房子,也许多年前,这里是一个破败的居民区。广场的正中央有一个喷水池,池边放着几个垃圾桶。

一个小学生坐在池边的台子上。

苏眉推着梁教授在垃圾桶前停下,大家看着周围,一片歌舞升平。

梁教授弯下腰对小学生说:你自己在这里玩啊,爸妈呢,你别跑丢了。

小学生说:刚才,有个人也问我。|來也[全本小说M.LaiYetxt.COM

苏眉:问你什么?

小学生:问我在这里玩啊,问我爸爸妈妈呢。

包斩:那人是谁啊?

小学生:不认识。

梁教授说:长什么样?

小学生摇摇头,说:很平常。

小学生大概上一年级,一年级的孩子描述长相和面貌非常困难。他想了一会又说道:大裤衩,背心,手套是白的。

画龙说:白手套,那人戴着手套?

小学生点点头。

特案组四人顿时警觉起来,现在是9月,天气还很热,一个人戴着手套,非常可疑。

梁教授立即问道:那人多大岁数?

包斩指着广场上一个40多岁近50岁的中年男人说:那个人,像他这么大岁数吗。

小学生点点头。

梁教授问:那人还做了什么?

小学生说:扔垃圾。

画龙和包斩立刻掀翻垃圾桶,根据小学生的提示,他们找到了那个陌生人扔的一个纸团,从字迹和泛黄绵软的纸张上可以初步判断,这张纸起码保存了十年以上。纸张很平整,是刚刚被揉皱的,再此之前,这张纸可能夹在某本书里。

上面记载的内容夹杂着当地方言和粗俗的脏话,似乎书写者没什么文化,然而奇怪的是字体却写的非常漂亮,更可疑的是字与字之间的距离并不一致,有几个字距离旁边的字较远,显得孤零零的,可以一眼看出。

全文抄录如下,为了区别那几个突出的字,特意用黑色醒目字体标注:

现在这个社会,黑漆嘛乌,干么斯都要开后门,干么斯都要有关系。有钱的人少,么钱的人多。唱歌的,演电影的,人五人六的骚包,扭扭腚沟子,就来钱。么钱的人累的吊比朝天也是搞不着几个吊钱,

如果本站没有的全本小说,请在报错处提交给我们,会尽快收录!
取消第五十十章 凶杀笔记发布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