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53章 车祸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4583

同类小说推荐:

楚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林玉婷正在厨房做早餐,楚天有几分奇怪,出声问:“媚姐呢?媚姐去哪了?”

林玉婷娇媚可人的嘟起小嘴,说:“干吗一起来就问媚姐呢?干吗不问问我在干吗呢?”

楚天叹了口气,少女和成熟女人之间,不仅仅体现在上,更体现在言行举止上。爱<奇“書*屋m.A745.cC

楚天看着林玉婷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只好无奈的说:“那么,你在干吗呢?”

林玉婷这才眉开眼笑起来,扬扬手中的夹子,说:“热牛奶,煎鸡蛋,烤面包。”

楚天有几分奇怪,这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千金小姐,什么时候会下厨了?连林玉清也只是个半路出家的‘煮男’,于是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会做早餐了?”

林玉婷宛然一笑,说:“媚姐早上出去商场买点东西,临走前刚刚教我的,本小姐一听就懂,这不,你很快就可以吃早餐了,你赶紧洗刷吧。”

楚天看着林玉婷锅里面砰砰作响的东西,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当楚天看着林玉婷考的不太焦的鸡蛋,半焦的面包,还有半杯的牛奶,心里还怀疑自己难道猜错了,于是小心的咬了口鸡蛋,吃了口面包,喝了点牛奶,知道自己并没有猜错,看着满脸兴奋样子的林玉婷,思虑之下,说:“我想要给你讲个故事。”

林玉婷正高兴的看着心爱的人吃着自己做的早餐,忽然听到楚天要讲个故事,心里很惊讶,楚天怎么忽然要给她讲个故事呢?难道有什么感动的话要借助故事来表达?自己只是煮了顿早餐而已,就让楚天五体投地了,看来媚姐教的招数没错,要想留住男人,首先要留住男人的胃。于是,林玉婷点点头,带点羞涩的听楚天讲故事。

楚天当然不知道林玉婷心里想什么,否则已经吐血身亡,楚天整整思路,说:“今天天气不错,我就讲个‘壮士开刀’的故事吧。”

楚天淡淡叙述开来,以前有个几分蛮力的人想当厨师,但没有厨师的天赋,无论怎样学,做出的菜都是很难吃,不是放盐过多,就是淡而无味,吃过他做菜的人无不避之,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厨师的理想,但人总要生存,后来,这个人凭着几分蛮力,落草为寇,却也做得相当出色,不到几年,已经成了寨里的领军人物。

一次,他亲自带人去劫道,很顺利虏获了一大批财物和一大群人,这些人自然都不想死,全部跪下来求这位壮士饶命,这位曾经想要当厨师的壮士,看着一大群可怜的人,心里想起了曾经的厨师梦想,于是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肯吃他做的饭菜,他就放了他们,这些人听到只要肯吃壮士给他们做的饭菜就不杀他们,心里大喜,这完全没什么难度,于是大家都答应了;很快,这位壮士用了两个时辰做了满满一桌子饭菜,高兴的看着这些人就餐,谁知道,这些人吃了几口之后,全部跪了下来,知道他们说什么吗?

林玉婷完全没有想到楚天的话中话,把脑袋摇了起来,表示不知道。

楚天微微一笑,说:“壮士开刀!”

林玉婷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楚天哈哈大笑,喊着:“林丫头,你真笨啊,因为饭菜太难吃了,所以这些人情愿去死也吃不下了。”

林玉婷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哦”了一声,然后突然聪明起来,看看楚天那得意的笑容,还有自己做的鸡蛋,面包,牛奶,不由扑了过去,扭着楚天的耳朵说:“原来,你一直在转弯抹角的损我啊,我做的真那么难吃吗?”

楚天挣扎一会,才摆脱林玉婷的攻击,揉揉耳朵,说:“要不,壮士自己试试?”

林玉婷哼了一声,夹子鸡蛋望嘴里送,拿起面包也往嘴里送,咀嚼了几下,全吐在盘里,然后拿起牛奶漱口,没想到牛奶刚入口不久,又吐了出来,大喊:“我要自刎谢天下。”

楚天很同情的看着她,鸡蛋比咸蛋还咸,面包底部已经烤成了灰,牛奶的糖实在太多了,林玉婷这样猛吃猛咬猛喝,当然想死的心都有了。

正当两个人胡闹之际,楚天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楚天制止了打闹的林玉婷,因为楚天的电话很少人知道,打电话来的一般都是有事情,楚天拿起电话,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媚姐焦急的声音传来:“弟弟,我撞人了,你快来帮姐姐定定惊,姐姐快吓死了。”

楚天心里咯噔一下,尽量的缓和媚姐的情绪,说:“姐姐,别急,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刻赶过去。”

媚姐呼吸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在和平医院呢,那人被我撞伤了,医生正在抢救。”

楚天果断的说:“好,我现在就过去,姐姐,别担心,没事情的,你等我。”

放下电话,楚天正准备拿件外套冲出去,却发现林玉婷已经帮他拿来外套,在门口等他,楚天点点头,于是就带着林玉婷拦了部出租车,让司机向着和平医院驾驶出去。

在和平医院的二楼,楚天见到了走来走去的媚姐,看样子,撞伤的情况不容乐观,

媚姐见到楚天他们来了,悬挂的一颗心完全放了下来,其实,以媚姐多年的社会阅历,撞伤人并不会电话里的声音那样束手无策,但她就是需要人陪伴在她身边,让自己多几分底气,现在见到楚天更是安心,就觉得天塌下来都无所谓。

媚姐长叹了口气,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早上她去商场买点东西,回来的时候,经过东江路,她突然见到前面一辆黑色的跑车突然加速,她不由自主的跟着加速,忽然之间,她感觉有个物体向车头飞了过来,然后撞击在车头倒下,她忙赶紧刹车,下车一看,竟然见到一个全身鲜血的人倒在她车前,她探探受伤人的气息,还有几分希望,她来不及细想,忙打电话报警并送伤者来和平医院,看着医生的神情,感觉情况很不乐观,媚姐想到经常看的那些家属又打又闹的场景,所以只能赶紧叫楚天过来,让自己多几分底气。

楚天陪着媚姐在手术室内足足等了近一个小时,医生才疲惫不堪的出来,见到媚姐和楚天上来,叹了口气,说:“唉,他已经”

媚姐听到这几个字,全身发抖,难道自己真的撞死人了?一阵眩晕,楚天眼疾手快,扶住媚姐,媚姐定定神,说:“他真的死了?”

林玉婷也扶住媚姐,心也一沉,如果媚姐真的撞死人了,岂不是要坐牢?如此年轻漂亮,要在监狱里面度过,实在可惜。

医生奇怪的看了一眼媚姐,说:“怎么会死呢?我意思是,他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媚姐脾气再好,也恨不得上去左右开弓,给这个说话慢吞吞的医生几个耳光,有这么吓人的吗?但医生在医院就是权威,很多事情要倚仗着他,此时却是万不可得罪,只能忍着怒气,尽量平和的说:“医生,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

医生看了几眼媚姐和楚天他们,见他们的衣着打扮都格外的有品味,知道是有钱人家,是医院的衣食父母,于是说话也比较客气:“估计明天吧,连受两次巨大外力碰撞,重伤成这样,能活过来已经是他的造化了,你们是家属吗?是的话,赶紧去交钱,估计他要住段日子,没有一年半载是不可能下床了。”

楚天心里一动,插嘴到:“医生,你是权威,但你说他连受两次外力碰撞,什么意思?我有点不太懂。”

医生翻翻病历本,有点卖弄的意思,得意的说:“他伤成这样,是遭受外力碰撞导致脑部出血,肋骨折断,腹腔出血,如这次的车撞,奇怪的是,他的受力并不是单方面的,因为明显的撞伤有两处,腹部和背部,那是外伤,你想想,如果车只是撞了他正面,背部的伤哪里来的?如果车撞的是他背后,腹部的撞伤又哪里来?所以说,唯一的解释,他是被两部车先后撞击才会如此。”

楚天心有所思,暗暗的分析医生所说的情况。

医生走后,两个交警终于来了,向媚姐详细的了解了情况,然后要求先扣车,并给了暂扣证明.其他的按照医院的证明,调看监控录像之后和等受伤者醒来之后再栽定事故责任,临走时候,一个交警好像想起了什么,在走廊东张西望的看了几眼,问媚姐:“你没有通知他的家属来吗?”

媚姐摇摇头,当时心乱如麻之际,只想着救人,哪里想到去通知他家属,交警显然也了解媚姐的心态,不再说什么,带着媚姐他们,去跟医生要了伤者的东西,翻看能否找到伤者的家属或者单位,交警在伤者的衣物里面找寻片刻,掏出个小卡片夹,翻看几眼,忽然停住了,不由自主的对媚姐说:“你们这次麻烦大了。”

媚姐和楚天都一愣,交警这句话什么意思?

交警扬扬手中的一张证件,说:“知道你们撞的是谁吗?本市东方监狱的副所长刘大勇。”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