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48章 复仇之火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5029

同类小说推荐:

楚天抬起头,笑着对常哥说:“常哥,今晚恐怕要连累你了。@爱>奇、书.屋M.a745.cc”

常哥看今天这种局面,恐也难于讨好,挥舞着砍刀,干脆横下一条心说:“楚兄弟,我老常虽然只有跟你几个照面,却是异常的敬重你,因此老常以与你相识为骄傲;这帮人官黑勾结,相当黑暗,进了拘留所就没机会出来了,老常本是戴罪之身,横死无所畏惧,楚兄弟,你们先走,老常兄弟几个替你们挡子弹,来日再替老常兄弟报仇雪恨。”说完之后,一个箭步上前,横在楚天的面前,手中的砍刀蓄势待发。

楚天看着常哥的眼神,又看看常哥灌满力量的手臂,知道他不是故作豪言壮语,无论常哥以前做过什么事情,常哥此时显露出来的义气还是相当令人佩服的。

海子也跟着点点头,这年头,称兄道弟的人很多,真正危难关头,挺身而出的人却没有多少,常哥此时的义气着实令人感动。

海子看了几眼牛昆和张所长,轻松的笑笑:“楚兄弟不用担忧,这些警察在我眼里,屁都不是,要不要我让他们完全的消失啊?”

楚天自然知道海子必然有所倚仗,才会这样毫不在乎,于是也跟着笑笑说:“神挡杀神,鬼挡灭鬼。”楚天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讲出这样的狠话出来,或许是今天的事情让他大开眼界,官黑勾结的完全可以让人不明不白的死去,甚至背上几个莫须有的罪名,如果今天不是有足够能力自救的海子和自己,换做其他平民百姓,恐怕早已经横尸街头了,所以楚天心里对这伙人充满着难于压抑的怨气。

张所长对楚天他们旁若无人的对话显然很不满,至今还没有哪个被他专政的对象敢无视他说话,于是带着几个人过来,拿出手铐,说:“有什么话,去到派出所再说。”

海子冷冷的看着张所长,眼神凌人,说:“没听到我楚兄弟刚才说的话吗?神挡杀神,鬼挡灭鬼。我出生到现在还没人跟我说上手铐呢,滚开。”

张所长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眼中充满了蔑视,说:“你即使再能打,身手再好,你敢对抗派出所?敢对抗国家执法机关?我们随时可以就地正法你们。”

张所长的话很是显示了自己的威风,很是表示了自己的优越性,显然他也很满意自己这番堂而皇之的话。

海子他们没有说话,寒气更加逼人,手指的关节微微作响,冷冷的看着张所长他们,楚天心里知道,张所长招惹到海子他们了,楚天叹了口气,祸从口出。

张所长旁边一个警察看到海子他们不说话,以为怕了张所长说的话,拿着手铐就上来了,还没戴上光子的手,就被光子一个右勾拳击打过去,正中下巴,跌倒在地上,吐出几颗牙齿,跌倒的警察眼中充满怒火,张所长他们也愤怒了,这伙人竟然如此嚣张,竟然敢对抗国家执法机关,张所长决定严惩这些抗法的人,否则自己的威信何在?

牛昆和翠云,还有前面围着的十几个监狱重犯,看到光子竟然连派出所的人也敢打,围着的圈子不由散开了一圈,心想,这是伙什么人,黑白都敢招惹。

楚天对常哥他们说:“你看看,派出所的人就是比那些混混耐揍。”

常哥自嘲说:“不然怎么是我们蹲监狱,他们升官发财呢。”

那个被光子打倒的警察,愤怒的站了起来,掏出腰间的佩枪,还没有打开保险,光子一个跃身,到了他身边,斩在他拿枪的手,熟练的夺下他的枪,一脚又把他踹倒在地,拉开保险,随手卷起一件衣服,堵在枪口,朝着躺在地上的警察,抬手就是四枪,精确的打在四肢上,再也动不了了。

所有的人再次震惊了,如果刚才楚天说要“神挡杀神,鬼挡灭鬼。”,没有人相信的话,那么现在,却是没有人怀疑了,而让张所长从头冷到脚的是,除了光子凶狠手辣,还有光子使用枪械是那么的熟练,枪法又是那么的精准,没有几年工夫是不可能有这种水平的,这伙训练有素,精通枪械的人,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张所长他们纷纷想要掏枪,光子转动枪口,黑乎乎的枪口快速无比的对准了张所长的脑袋,张所长他们都不敢动了,谁都知道,谁动的话,光子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开枪,‘砰’掉张所长的脑袋。

海子和其它四个人,上去把张所长他们的枪下了,把玩了一下,对光子摇摇头:“这枪真老土。”

其实张所长他们能被李子锋看上眼,作为亲信,是有一定能力的,只是他们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的人怎么那么彪扞,连执法机关的人也敢打,也敢开枪,这种后果,任何人都猜得到多么严重,他们的袭警行为绝对可以送去枪毙,因此在张所长眼里,海子他们不是无知就是恐怖。

海子把枪扔在地上,一个箭步上去,对着张所长就是一拳,张所长躲闪不及,被击中后退了几步,海子冷冷的说:“你不能打,所以你只能挨打,我打的就是你这种黑警察,他奶奶的。”

张所长的眼中充满怒火,他从来没受过这样羞辱,一向受人尊敬受人孝敬的他何能忍下这口气,因此也就不管海子他们有没有拿枪,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张所长身手确实也是不错,一看就知道有点部队基础,只是年长日久,酒色多少掏去了一些速度和精华,对付一些小混混还可以,可惜面对的是海子,神秘的海子。

海子左手格开张所长的攻势,右手直直的向他正面攻去,张所长回手防挡,只是这是海子的虚招,真正的杀招是右脚的前踢,张所长想收脚闪开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小腿已经被击打中了,钻心的痛,一个站立不温,海子贴身上去,肘部正中张所长的,海子顺势一脚,再次击打在张所长的,同样的部位受到两次同样的重击,只能是伤上加伤,张所长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力再战。

海子擦擦手指,抬头看着光子,光子看了下手表,摇摇头说:“三十七秒,你退步了。”

张所长又吐出一口血,这是被气的,堂堂所长,竟然三十七秒被人打败,他感到愤怒的同时,也感到一丝廉颇老矣的沧桑。

海子看了一眼牛昆,摇摇头,表示没有人再帮助你了,牛昆一阵恐惧,大喊一声:“大家一起上,干掉他们。”

常哥突然大声冷笑说:“作为老大,竟然拿兄弟们的命不当作一回事情,你有何资格再做老大?”

常哥对着护着牛昆他们的那几十号监狱重犯说:“你们真是愚蠢,牛昆明知道你们打人家不过,还要你们冲上去送死,这样的人,护着何用?如果他身先士卒,你们跟他一起奋战,那还值得跟随,你看看,他们两个躲在你们的保护圈里,用你们的血肉铸成一击就破的长城,真是愚蠢。”

应该说常哥的演说非常的成功,那十几号人回头望望牛昆,又望望倒在地上的兄弟,还有张所长的鲜血,知道抵挡完全没有意义,于是开始纷纷往旁边站了,他们明白,虽然自己是监狱重犯,对获得自由是那么的渴望,这也是当初他们答应替牛昆卖命的原因,可是当发现自由和生命发生严重冲突的时候,自由就没了吸引力,更不用跟生命相比了,哪怕在监狱里面活着,也比今晚被这伙强悍过自己十几倍的人击杀在这里。

牛昆又气又急,大喊:“一群没有义气的家伙,还说是监狱重犯,枉费我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心血把你们弄出来,还给你们吃给你们喝,关键时刻,竟然退缩,只要你们死磕,还怕他们不成?”

一个犯人说:“牛哥,不是我们不拼命,而是实在没得拼,早知道你招惹那么强悍的人,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出来,再说,我们的命也是命啊。”其它犯人也跟着点头。

这个时候,海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住牛昆,一个过肩摔,砸在吧台上,翠云竟然尖叫起来,牛昆还没摇晃站起来,海子又一脚飞了过去,牛昆又摔翻在桌子,胖胖的身躯已经毫无抵抗力了,海子手起手落,折断了他的四肢,看的在场的人都心惊胆跳,林玉婷把头埋在楚天胸口,既想看又不敢看。

牛昆痛苦的喊着:“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你们等着。”

海子摇摇头,邪恶的笑着说:“我不会给你这一天,牛胖子,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了,你偏要招惹哥,还对我楚兄弟的女人做出这下三流的行径,我岂能饶你?今夜,就是你最后一个夜晚,看多几眼吧。”

牛昆一阵寒意:“你们敢杀我?杀人是要掉头的。”牛昆这一刻完全忘记了这世上有时候杀人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翠云也睁大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海子,她实在难于接受,为什么占尽优势的己方片刻之间就任人宰割呢?

海子淡淡的说:“杀人是犯法的,但正如张所长说的,有些人是可以就地正法的,那就是跟国家机关对抗的人。”

张所长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多说,只祈求自己能够平安过了今晚,其它几个完好的警察也就一直那样站着,不敢有丝毫的小动作,海子他们的手段已经让他们从心底感觉到恐慌,楚天还有几分仁厚,叫其中一人帮中枪的人止血。

现在所有人都看着牛昆,牛昆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真正的害怕,生不如死的疼痛让他心底冰寒阵阵,他无形之中非常的恐惧,这时,他才后悔自己干吗要混黑道,安安乐乐的做个建筑包工头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情,他也后悔干吗不调查清楚海子他们再动手,但牛昆依然不死心,死撑着说:“你们敢动我?我老大是局长,如果我有事情,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这个城市。”牛昆只能把自己跟李子锋的金钱关系变成相当硬朗的哥们关系,想要借机让海子他们有所顾忌,留下自己半条命。

张所长心如死灰的看着这个不上路的牛昆,这个时候干吗拿出李子锋来,这帮人心狠手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这样抬出李子锋,只会害了李子锋,哪怕他们不找李子锋麻烦,李子锋也不会放过牛昆的。

海子捡起根铁管慢慢的向着牛昆走过去,眼里的笑容越来越浓,牛昆却越来越绝望,就在这时,一声断喝传来:“住手!”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