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29章 考试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3538

同类小说推荐:

高三的期末考试难度极大,这是学校出于高考的心理考虑,现在的题难一点,才能让学生知道不足,才能奋进,而且现在的难度强了,高考时的难度感觉就相应小了,学生更容易考出好的成绩,这实际上是高考前的实战演习,据老师们分析,考卷上的不少题能把名牌大学的学生都难倒。爱】奇)书》屋m.A745.CC

考试那天,上午考的是语文,两个半小时的作答时间,学生们拿到手里发下的试卷,全都傻眼了,这题目全都是难中之难,后面的文言文更是不知道要回到多少百年前才能看得懂,教室里的空气几乎凝固了,门外的老古董会意的笑笑,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这帮兔崽子背后老叫他老古董,不整古一点的怎么对得起他们给予的称号。

老古董看着手中的试卷,这一百五十分的卷子,能考个六十分就算及格。

楚天拿到考卷后先将考题浏览了一遍,答案几乎全出来了,他心花怒放了,原先他还怕自己的大脑对付不了这些考试,回头扫了一眼姜小胖,见到姜小胖没有其他同学的慌乱,口中念念有词,笔下虽然艰难却也努力的填写着试卷。

监考老师今天显得异常的轻松,反正大家都不怎么会,作弊也没什么太大用处,说不定还把对的整成错的呢。

楚天用来一个小时就答完了卷子,而且其中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在那变态的,开放式的作文上---历史背后的历史。

楚天身手懒腰,站起来将卷子交给监考老师,然后晃悠攸地走出教室,同学们集体吃惊,这是全班学生见到楚天有考试之来的头一次第一个交卷。

张万江和林美美看着自己只做了一半毫无把握的试卷,然后看着离去的楚天,暗自不屑,看这样子,这楚废人估计难于把卷子做完,干脆早点交卷了事,还全年级第一名,能考个二十分已经很不错了。

监考老师也是暗自摇头,看来这次的题目太难了,这么快就让学生没了信心,放弃作答了,伸手拿过楚天的卷子想要放好,差点把刚喝下的茶水吐了出来,楚天的试卷竟然满满的,所有的空格都填满了。

监考老师心想,难道那小子是胡乱猜测,胡乱作答?监考老师对那些基础题目和阅读题目没什么把握,也就不好去评判楚天的对错,唯一可以管中窥豹的就是作文,监考老师喝了口茶水,看了下作文要求:历史是枯燥的,又是神秘的,如果我们透过历史的背后去寻找历史,历史将是精彩绝伦的华丽篇章,用你所知的知识去写出一篇不一样的历史神韵---历史背后的历史。

监考老师点点头,这题目实在难,如果没什么历史功底的人,估计难于下笔,边想边翻开楚天的作文。

水煮战国---给你不一样的战国。

狼烟四起,铁马金戈,邦无定交,土无定主,战国百年,七雄互有胜败

监考老师茶水完全吞进了肚子里面,眼睛争得大大的,满脸写满着惊讶和难于置信,如果不是在监考,他甚至要拍桌子叫好,此文全部文言文,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思想更是颠覆传统对战国的认识,让人耳目一新,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自己把洁白的卷子发给楚天,再亲眼见到楚天把写满的卷子交上来,监考老师还以为是在拜读大家之作呢。

下午则是考数学,经过语文的折磨,学生都胆战心惊,不知道数学老师的卷子会不会把人折磨的身心疲惫,数学老师善意的笑笑:“大家别紧张,能考五十分,我心里就算给你及格了。”然后把试卷递给轮换监考老师,自己则去其他教室送试卷了。

数学老师的话让大家心里一惊,同时也是一喜,惊的是题目必然很难,喜的是五十分就等于及格,那就是说自己有一百分可以糟蹋。

楚天拿到试卷,微微过目,提笔如神,一道题目一道题目的拼杀下来,三十分钟不到,就已经功德圆满,楚天再次起身,拿着试卷轻轻的拍在讲台上,然后向姜小胖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去,姜小胖暗叹一声:还是楚天好,没有家长管,怎么考,考多少分都没人理他,如果自己考的低于班里前三十名,姜小胖的脸色闪过一丝畏惧,似乎见到父亲的大棒政策,忙低头做试卷,口里默念着: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

全班的学生再次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渐渐离去的楚天,三十分钟就交卷子?题目虽然很难,但只要努力做,做多几分还是可以的,何必那么快放弃呢?恐怕楚天这次拿的是全年级第一名,倒数的。

楚天做完试卷之后,就在校园里面闲逛一会,此刻的校园比以往都要宁静几倍,大家都还在里面拼杀着,经过办公楼的时候,楚天刚好撞见巡考的副校长柳中华,柳中华在此时见到楚天显然也很吃惊,关切的问:“楚天,你不是应该在教室里面考试的吗?”

楚天笑笑,面对柳中华总是感觉一阵暖意,于是诚实的说:“我早就做完了?”

柳中华不相信的看着楚天说:“做完了?这次的考试题目都偏难,你怎么那么快做完呢?连大题目都做完了?”其实柳中华想说的是:是不是胡乱填写了事。但碍于楚天的面子,不好明说。

楚天显然知道柳中华的意思,淡淡的说:“校长,成绩出来你不就清楚了吗?”

柳中华点点头,他对楚天的人格还是比较相信的,也没有再细细追问了,跟楚天道别之后,就去巡考了。

此时的监考老师像是检查地雷一样的看着楚天的数学卷子,他本身就是教高二数学的,数学功底自然也不差,细看之下,心头一震,这位学生的数学功底好强啊,做题之速度,解题之巧思,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莫非这学生是高三全年级排前三的学生?监考老师翻看楚天的名字,“楚天。”监考老师摇摇头,没听说过,高三成绩排前几名的名字,他多少都听过,例如张万江,‘楚天’这个名字却是闻所未闻。

等楚天逛完校园,在小卖部吃了碗泡面之后,下课铃才慢慢的敲响,楚天回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一大群刚考完数学的学生聚在那里讨论考题,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闷,看到楚天笑容如此灿烂,都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什么好高兴的。

姜小胖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教室,见到楚天站在那里等他,马上灵动起来,跑了过来,拉着楚天向外走去,悄悄的说:“楚天,你那‘静心诀’还真的挺有效果的,起码让我这天的考试见到难题不会心慌意乱,让我能够正常发挥,要知道,正常发挥就等于胜利一半,多少尖子因为心里素质不过关,每到大的考试都考砸了,我估计能够考入前三十,这次回家可以吃胡萝卜了。”

楚天笑笑,拍拍姜小胖,说:“那就好,刚才见你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以为考的很差呢。”

姜小胖忙竖起手指,‘嘘’了一声,说:“我那是装出来的,如果我考的好了,周围的人没考好,他们的心里会更难受的,会产生不快的心理,进而就会远离你。”

楚天心里一愣,谁说姜小胖又胖又傻,心里不知道比其他聪明人还亮堂呢。高三的期末考试难度极大,这是学校出于高考的心理考虑,现在的题难一点,才能让学生知道不足,才能奋进,而且现在的难度强了,高考时的难度感觉就相应小了,学生更容易考出好的成绩,这实际上是高考前的实战演习,据老师们分析,考卷上的不少题能把名牌大学的学生都难倒。

考试那天,上午考的是语文,两个半小时的作答时间,学生们拿到手里发下的试卷,全都傻眼了,这题目全都是难中之难,后面的文言文更是不知道要回到多少百年前才能看得懂,教室里的空气几乎凝固了,门外的老古董会意的笑笑,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这帮兔崽子背后老叫他老古董,不整古一点的怎么对得起他们给予的称号。

老古董看着手中的试卷,这一百五十分的卷子,能考个六十分就算及格。

楚天拿到考卷后先将考题浏览了一遍,答案几乎全出来了,他心花怒放了,原先他还怕自己的大脑对付不了这些考试,回头扫了一眼姜小胖,见到姜小胖没有其他同学的慌乱,口中念念有词,笔下虽然艰难却也努力的填写着试卷。

监考老师今天显得异常的轻松,反正大家都不怎么会,作弊也没什么太大用处,说不定还把对的整成错的呢。

楚天用来一个小时就答完了卷子,而且其中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在那变态的,开放式的作文上---历史背后的历史。

楚天身手懒腰,站起来将卷子交给监考老师,然后晃悠攸地走出教室,同学们集体吃惊,这是全班学生见到楚天有考试之来的头一次第一个交卷。

张万江和林美美看着自己只做了一半毫无把握的试卷,然后看着离去的楚天,暗自不屑,看这样子,这楚废人估计难于把卷子做完,干脆早点交卷了事,还全年级第一名,能考个二十分已经很不错了。

监考老师也是暗自摇头,看来这次的题目太难了,这么快就让学生没了信心,放弃作答了,伸手拿过楚天的卷子想要放好,差点把刚喝下的茶水吐了出来,楚天的试卷竟然满满的,所有的空格都填满了。

监考老师心想,难道那小子是胡乱猜测,胡乱作答?监考老师对那些基础题目和阅读题目没什么把握,也就不好去评判楚天的对错,唯一可以管中窥豹的就是作文,监考老师喝了口茶水,看了下作文要求:历史是枯燥的,又是神秘的,如果我们透过历史的背后去寻找历史,历史将是精彩绝伦的华丽篇章,用你所知的知识去写出一篇不一样的历史神韵---历史背后的历史。

监考老师点点头,这题目实在难,如果没什么历史功底的人,估计难于下笔,边想边翻开楚天的作文。

水煮战国---给你不一样的战国。

狼烟四起,铁马金戈,邦无定交,土无定主,战国百年,七雄互有胜败

监考老师茶水完全吞进了肚子里面,眼睛争得大大的,满脸写满着惊讶和难于置信,如果不是在监考,他甚至要拍桌子叫好,此文全部文言文,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思想更是颠覆传统对战国的认识,让人耳目一新,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自己把洁白的卷子发给楚天,再亲眼见到楚天把写满的卷子交上来,监考老师还以为是在拜读大家之作呢。

下午则是考数学,经过语文的折磨,学生都胆战心惊,不知道数学老师的卷子会不会把人折磨的身心疲惫,数学老师善意的笑笑:“大家别紧张,能考五十分,我心里就算给你及格了。”然后把试卷递给轮换监考老师,自己则去其他教室送试卷了。

数学老师的话让大家心里一惊,同时也是一喜,惊的是题目必然很难,喜的是五十分就等于及格,那就是说自己有一百分可以糟蹋。

楚天拿到试卷,微微过目,提笔如神,一道题目一道题目的拼杀下来,三十分钟不到,就已经功德圆满,楚天再次起身,拿着试卷轻轻的拍在讲台上,然后向姜小胖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去,姜小胖暗叹一声:还是楚天好,没有家长管,怎么考,考多少分都没人理他,如果自己考的低于班里前三十名,姜小胖的脸色闪过一丝畏惧,似乎见到父亲的大棒政策,忙低头做试卷,口里默念着: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

全班的学生再次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渐渐离去的楚天,三十分钟就交卷子?题目虽然很难,但只要努力做,做多几分还是可以的,何必那么快放弃呢?恐怕楚天这次拿的是全年级第一名,倒数的。

楚天做完试卷之后,就在校园里面闲逛一会,此刻的校园比以往都要宁静几倍,大家都还在里面拼杀着,经过办公楼的时候,楚天刚好撞见巡考的副校长柳中华,柳中华在此时见到楚天显然也很吃惊,关切的问:“楚天,你不是应该在教室里面考试的吗?”

楚天笑笑,面对柳中华总是感觉一阵暖意,于是诚实的说:“我早就做完了?”

柳中华不相信的看着楚天说:“做完了?这次的考试题目都偏难,你怎么那么快做完呢?连大题目都做完了?”其实柳中华想说的是:是不是胡乱填写了事。但碍于楚天的面子,不好明说。

楚天显然知道柳中华的意思,淡淡的说:“校长,成绩出来你不就清楚了吗?”

柳中华点点头,他对楚天的人格还是比较相信的,也没有再细细追问了,跟楚天道别之后,就去巡考了。

此时的监考老师像是检查地雷一样的看着楚天的数学卷子,他本身就是教高二数学的,数学功底自然也不差,细看之下,心头一震,这位学生的数学功底好强啊,做题之速度,解题之巧思,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莫非这学生是高三全年级排前三的学生?监考老师翻看楚天的名字,“楚天。”监考老师摇摇头,没听说过,高三成绩排前几名的名字,他多少都听过,例如张万江,‘楚天’这个名字却是闻所未闻。

等楚天逛完校园,在小卖部吃了碗泡面之后,下课铃才慢慢的敲响,楚天回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一大群刚考完数学的学生聚在那里讨论考题,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闷,看到楚天笑容如此灿烂,都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什么好高兴的。

姜小胖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教室,见到楚天站在那里等他,马上灵动起来,跑了过来,拉着楚天向外走去,悄悄的说:“楚天,你那‘静心诀’还真的挺有效果的,起码让我这天的考试见到难题不会心慌意乱,让我能够正常发挥,要知道,正常发挥就等于胜利一半,多少尖子因为心里素质不过关,每到大的考试都考砸了,我估计能够考入前三十,这次回家可以吃胡萝卜了。”

楚天笑笑,拍拍姜小胖,说:“那就好,刚才见你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以为考的很差呢。”

姜小胖忙竖起手指,‘嘘’了一声,说:“我那是装出来的,如果我考的好了,周围的人没考好,他们的心里会更难受的,会产生不快的心理,进而就会远离你。”

楚天心里一愣,谁说姜小胖又胖又傻,心里不知道比其他聪明人还亮堂呢。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