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22章 朝圣者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3583

同类小说推荐:

虽然中途遭遇抢劫的风波,但林玉婷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反而更加高涨,或许是楚天在公车的表现让她多了几分心悦,或许是阿婆的话让她芳心难耐,到了后来,林玉婷干脆直接挽住楚天的手,一副打死都不放开的样子。)愛【奇;书;屋}m.A745.Cc

楚天几次试图挣开,都徒然无力,只得作罢,由着林玉婷小鸟依人,只要自己心无杂念,也就无所畏忌。

赵玉磬无奈的摇摇头,玉婷看来是发了花痴,楚天这小子也是,也不看看自己是否配不配得上楚天。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天湖植物园,林玉婷开始兴高采烈的解说了起来,天湖植物园位于宜兴市东北郊,东靠大山,西临水库,里面湖水波光潋潋,绿树亭台倒影其中,景色如画,更让人神往的是里面有一座寺庙,名叫天法寺,终日钟声回响,诵经曲徐疾有致,令人肃穆,方丈空无大师更是德高望重,佛法精深,不仅宜兴市的人们经常都来天湖植物园散心,就是来宜兴市旅游的人也一定会要求来天湖植物园,一定会去天法寺许个心愿。

楚天在天湖植物园门口,浑身就感觉一种舒服,似乎凡尘尽去,凡心归宁,楚天,林玉婷和赵玉磬混在众多的游客之中,鱼贯而入,本来赵玉磬是懒得进寺庙上香的,觉得没什么意义,无奈林玉婷一再坚持,只好先奔天法寺,半个多小时的跋涉,楚天终于站立在天法寺的面前,气派宏伟,沐浴在阳光下的天法寺,显示着无比的庄严与凝重,微风中,隐隐有钟声梵唱传出,木叶的清香中,又隐隐有檀香的气息,楚天狠狠的吸了口久违的气息,拾阶梯而上,林玉婷和赵玉磬牵手跟在后面,身边的游客上上下下,脸上都带有几分兴奋和装出来的肃穆。

就在楚天准备踏入大殿,眼睛却被阶梯下一个朝圣者吸引而去,这个朝圣者三步一拜,那双手双脚和头碰撞地面之声,向世人阐述着什么叫五体投地,身上破烂的衣服和磨破的牛皮手套似乎在默默的阐说它们经过的路程和岁月,朝圣者视身边好奇的人们如空气,继续着他的信念和理想,虔诚地向着阶梯前进,而被他经过的空间和时间都好像停止了,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去讥笑,那牛皮手套和额头触地的啪啪声,敲击着大家的心灵。

赵玉磬研究过几天佛法,但那是因为赵玉磬厌烦奶奶天天念诵佛经,研究佛法用来更好的反对佛教的存在,因此略带消极的说:“都不知道说这个朝圣者是执着还是顽固,为完全没有结果的信仰摧残身体,精神层次再高又有何用?”

林玉婷摇摇头,脸露尊重,神情肃穆的叹了句:“玉磬,你消极了!有了信仰,他的生命里就有了灵光,他的生命就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就会被赋予一种永恒不灭的精神。”

赵玉磬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辩解,佛家说:争是不争,不争也是争。那自己就何必去争呢?

楚天点点头,玉婷说的没错,但他更关注的是朝圣者朝拜的姿势和落地的身体协调,还有全身散发出的力度,越认真看,楚天的神情越严肃,眼神随着朝圣者的动作不断的飘动,在离楚天还有三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楚天和朝圣者的眼光微微对碰,彼此都感觉到眼神后面存在的力量,彼此的心都一顿,楚天嘴唇轻轻开启,低声的说出两个字:“高手。”

林玉婷听到楚天说出的“高手”之后,微微一愣,问:“楚天,什么高手啊?”

楚天不方便跟林玉婷讲述,敷衍着说:“我说他肯定从很远的地方朝拜过来,真是个朝拜高手,我们进大殿上香吧。”说完,拉着林玉婷就匆匆走开,却在转角之处再次望了一眼那虔诚的朝圣者。

在第一重大殿里,望着那些佛像,林玉婷也停止了平常的笑脸,露出了无比虔诚的神情,伸手想要去拿檀香,楚天按住她的手淡淡的说:“跟着我做。”

林玉婷微微诧异,然后点点头,她相信楚天之所以这样做,自然有他做的理由。

赵玉磬不屑的看着楚天,这小子喜欢学人玩装神弄鬼,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层次品味,吸引女孩子的欣赏,可惜遇见自己这个略通佛法的煞星,估计他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大殿一个打坐的和尚微微睁开了眼睛,似乎对楚天的话有点好奇。

楚天香抽出三支檀香,用火点燃,轻轻上下摆动熄灭火头,然后用大拇指、食指将香夹住,其余三指合拢,双手将香平举至眉齐,香头平对大殿的圣像,敬拜三下,上前左手插香,同时心中低念:“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供养一切众生”,将香插好之后,到殿堂中间的跪垫双手合掌礼佛三拜,每一礼拜时,口里都低低的念着:“一心顶礼十方常住三宝。”,然后在跪地合掌时,虔诚发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最后,楚天轻轻吐出:“愿一切都好。”

林玉婷看着楚天念念有词,也不嫌动作众多,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当林玉婷念完最后一句:“愿一切都好。”

楚天却轻轻的笑了,说:“最后一句,你可以念出自己的善愿,不必全部学我。”

林玉婷笑笑:“一切都好已经省去了我所有要说的心愿,不然我还真不知要说多久呢。”

赵玉磬早已经上完香,站在楚天和林玉婷后面,看到楚天搞出那么多的规则出来,有点不耐烦,如果佛祖真的有灵,又何必搞这么多的事情呢?如果佛祖不灵,搞那么多事情也一样听不到,何必折腾呢?而且,难保楚天这些规则都是自己整出来的,用来骗骗林玉婷,给自己增加几分神秘,不然自己在佛经上怎么没有见过呢?

旁边打坐的老和尚在楚天念完最后一句“愿一切都好。”的时候,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感觉到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从骨髓里淡淡的散发出来,老和尚心存好感,有意结交。

于是老和尚上前几步,站在楚天的面前,平和无惊的说:“这位施主,如此熟悉上香礼拜,实乃老衲十年难得一见,不知道施主是否佛家有缘之人?”

楚天看看老和尚,像是一潭静水,知道是个得道高僧,也不敢怠慢,说:“大师过奖,小生只是略通佛教礼节皮毛,称不上佛家有缘之人。”

老和尚依然波澜不惊,淡淡的说:“老衲法号空见,相逢就是有缘,他日施主有空,不如到老衲禅房小坐,喝杯香茶,畅谈佛法。”

楚天忙点点头,说:“空见大师有礼了,小生楚天,在大师面前,不敢妄谈佛法,他日有缘,一定拜访大师,听闻禅机。”

空见大师微微一笑,然后告退,心里却对楚天一叹,此子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林玉婷用崇拜的五体投地的眼光看着楚天,连大师都主动结交楚天,实在无法言语,心里连用了三个“帅呆了”来释放自己的疯狂。

赵玉磬也是微微一惊,看来楚天并非是装神弄鬼,确实应该懂点佛法,但赵玉磬也没有往心里过多的在意,懂点这些佛教礼节有什么用呢?又不出家,高考又不考这些,纯粹是个娱乐爱好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出息。虽然中途遭遇抢劫的风波,但林玉婷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反而更加高涨,或许是楚天在公车的表现让她多了几分心悦,或许是阿婆的话让她芳心难耐,到了后来,林玉婷干脆直接挽住楚天的手,一副打死都不放开的样子。

楚天几次试图挣开,都徒然无力,只得作罢,由着林玉婷小鸟依人,只要自己心无杂念,也就无所畏忌。

赵玉磬无奈的摇摇头,玉婷看来是发了花痴,楚天这小子也是,也不看看自己是否配不配得上楚天。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天湖植物园,林玉婷开始兴高采烈的解说了起来,天湖植物园位于宜兴市东北郊,东靠大山,西临水库,里面湖水波光潋潋,绿树亭台倒影其中,景色如画,更让人神往的是里面有一座寺庙,名叫天法寺,终日钟声回响,诵经曲徐疾有致,令人肃穆,方丈空无大师更是德高望重,佛法精深,不仅宜兴市的人们经常都来天湖植物园散心,就是来宜兴市旅游的人也一定会要求来天湖植物园,一定会去天法寺许个心愿。

楚天在天湖植物园门口,浑身就感觉一种舒服,似乎凡尘尽去,凡心归宁,楚天,林玉婷和赵玉磬混在众多的游客之中,鱼贯而入,本来赵玉磬是懒得进寺庙上香的,觉得没什么意义,无奈林玉婷一再坚持,只好先奔天法寺,半个多小时的跋涉,楚天终于站立在天法寺的面前,气派宏伟,沐浴在阳光下的天法寺,显示着无比的庄严与凝重,微风中,隐隐有钟声梵唱传出,木叶的清香中,又隐隐有檀香的气息,楚天狠狠的吸了口久违的气息,拾阶梯而上,林玉婷和赵玉磬牵手跟在后面,身边的游客上上下下,脸上都带有几分兴奋和装出来的肃穆。

就在楚天准备踏入大殿,眼睛却被阶梯下一个朝圣者吸引而去,这个朝圣者三步一拜,那双手双脚和头碰撞地面之声,向世人阐述着什么叫五体投地,身上破烂的衣服和磨破的牛皮手套似乎在默默的阐说它们经过的路程和岁月,朝圣者视身边好奇的人们如空气,继续着他的信念和理想,虔诚地向着阶梯前进,而被他经过的空间和时间都好像停止了,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去讥笑,那牛皮手套和额头触地的啪啪声,敲击着大家的心灵。

赵玉磬研究过几天佛法,但那是因为赵玉磬厌烦奶奶天天念诵佛经,研究佛法用来更好的反对佛教的存在,因此略带消极的说:“都不知道说这个朝圣者是执着还是顽固,为完全没有结果的信仰摧残身体,精神层次再高又有何用?”

林玉婷摇摇头,脸露尊重,神情肃穆的叹了句:“玉磬,你消极了!有了信仰,他的生命里就有了灵光,他的生命就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就会被赋予一种永恒不灭的精神。”

赵玉磬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辩解,佛家说:争是不争,不争也是争。那自己就何必去争呢?

楚天点点头,玉婷说的没错,但他更关注的是朝圣者朝拜的姿势和落地的身体协调,还有全身散发出的力度,越认真看,楚天的神情越严肃,眼神随着朝圣者的动作不断的飘动,在离楚天还有三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楚天和朝圣者的眼光微微对碰,彼此都感觉到眼神后面存在的力量,彼此的心都一顿,楚天嘴唇轻轻开启,低声的说出两个字:“高手。”

林玉婷听到楚天说出的“高手”之后,微微一愣,问:“楚天,什么高手啊?”

楚天不方便跟林玉婷讲述,敷衍着说:“我说他肯定从很远的地方朝拜过来,真是个朝拜高手,我们进大殿上香吧。”说完,拉着林玉婷就匆匆走开,却在转角之处再次望了一眼那虔诚的朝圣者。

在第一重大殿里,望着那些佛像,林玉婷也停止了平常的笑脸,露出了无比虔诚的神情,伸手想要去拿檀香,楚天按住她的手淡淡的说:“跟着我做。”

林玉婷微微诧异,然后点点头,她相信楚天之所以这样做,自然有他做的理由。

赵玉磬不屑的看着楚天,这小子喜欢学人玩装神弄鬼,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层次品味,吸引女孩子的欣赏,可惜遇见自己这个略通佛法的煞星,估计他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大殿一个打坐的和尚微微睁开了眼睛,似乎对楚天的话有点好奇。

楚天香抽出三支檀香,用火点燃,轻轻上下摆动熄灭火头,然后用大拇指、食指将香夹住,其余三指合拢,双手将香平举至眉齐,香头平对大殿的圣像,敬拜三下,上前左手插香,同时心中低念:“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供养一切众生”,将香插好之后,到殿堂中间的跪垫双手合掌礼佛三拜,每一礼拜时,口里都低低的念着:“一心顶礼十方常住三宝。”,然后在跪地合掌时,虔诚发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最后,楚天轻轻吐出:“愿一切都好。”

林玉婷看着楚天念念有词,也不嫌动作众多,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当林玉婷念完最后一句:“愿一切都好。”

楚天却轻轻的笑了,说:“最后一句,你可以念出自己的善愿,不必全部学我。”

林玉婷笑笑:“一切都好已经省去了我所有要说的心愿,不然我还真不知要说多久呢。”

赵玉磬早已经上完香,站在楚天和林玉婷后面,看到楚天搞出那么多的规则出来,有点不耐烦,如果佛祖真的有灵,又何必搞这么多的事情呢?如果佛祖不灵,搞那么多事情也一样听不到,何必折腾呢?而且,难保楚天这些规则都是自己整出来的,用来骗骗林玉婷,给自己增加几分神秘,不然自己在佛经上怎么没有见过呢?

旁边打坐的老和尚在楚天念完最后一句“愿一切都好。”的时候,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感觉到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从骨髓里淡淡的散发出来,老和尚心存好感,有意结交。

于是老和尚上前几步,站在楚天的面前,平和无惊的说:“这位施主,如此熟悉上香礼拜,实乃老衲十年难得一见,不知道施主是否佛家有缘之人?”

楚天看看老和尚,像是一潭静水,知道是个得道高僧,也不敢怠慢,说:“大师过奖,小生只是略通佛教礼节皮毛,称不上佛家有缘之人。”

老和尚依然波澜不惊,淡淡的说:“老衲法号空见,相逢就是有缘,他日施主有空,不如到老衲禅房小坐,喝杯香茶,畅谈佛法。”

楚天忙点点头,说:“空见大师有礼了,小生楚天,在大师面前,不敢妄谈佛法,他日有缘,一定拜访大师,听闻禅机。”

空见大师微微一笑,然后告退,心里却对楚天一叹,此子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林玉婷用崇拜的五体投地的眼光看着楚天,连大师都主动结交楚天,实在无法言语,心里连用了三个“帅呆了”来释放自己的疯狂。

赵玉磬也是微微一惊,看来楚天并非是装神弄鬼,确实应该懂点佛法,但赵玉磬也没有往心里过多的在意,懂点这些佛教礼节有什么用呢?又不出家,高考又不考这些,纯粹是个娱乐爱好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出息。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