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18章 不速之客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3266

同类小说推荐:

楚天没有任何动作,扭开落地睡灯,看着房间里的不速之客,有点意外的说:“你怎么来了?现在的你应该在天京市筹划酒吧。愛~奇{書·屋M.A745.cc”

胡彪笑笑说:“正因为我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妥,所以回来看看你,谁知道还顺便帮了你一个小忙。”

楚天眼角一挑,说:“哦?”

胡彪说:“当你在巷子口跟那女子的时候,我把外面埋伏的两个警察敲晕了。”

楚天笑笑,怪不得那女子突然喊起救命来,原来后面还埋伏着杀招,这个连环局设的还有点水平,暗的不行,就来明的,明摆着要把自己整倒,如果不是胡彪敲晕了那两个警察,让他们来不及及时出现对付自己,自己的麻烦肯定还一大堆呢,最低也要被告个伤人之罪。

楚天给胡彪从冰箱拿了听饮料,胡彪苦着脸说:“难道没有啤酒吗?”

楚天摇摇头,林玉婷出现的地方怎么会让他有酒存在呢?没整满冰箱木瓜奶已经很不错了。

胡彪只好将就着喝,从身上掏出一个账本,扔给楚天,说:“这是在天京市筹划酒吧的大体费用,你过过目吧,怎么说也是大股东啊。”

楚天看都懒得看,直接拍在桌子上,说:“你我竟然是朋友,我那十八万交给了你,自然是信得过你,一切都如你做主就是。”

胡彪一阵说不出的感动,当初胡彪说要跟楚天混的时候,楚天怎么也不肯,只是把他当作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要胡彪远离江湖,踏踏实实的做个人,甚至怕胡彪被李剑知道后,遭受报复,楚天把自己的钱交给了胡彪,要他去天京市开个酒吧,重新开始生活,当时,胡彪怎么也不肯拿楚天的钱,也不想离开楚天,直到楚天说自己明年高考会考入天京大学,让胡彪先去打打前站,明年让自己在天京市有个落脚点,胡彪这才接受。

胡彪站起来,拍拍楚天的肩膀,说:“我发现,做你的朋友越来越引以为荣了。”

楚天淡淡一笑,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子,对胡彪说:“刚才那伙人的领头女子名叫红叶,你有听说过吗?”

胡彪闻言一凛,他记起李剑曾在玩笑中说过,李剑父亲下面有三大金花,越南籍女子,二十芳龄,个个都是尤物,而且身手了得,是那种让男人在温柔乡里不知不觉死去的女人,这三个女人为李剑的父亲立下不少丰功伟绩,不仅征服了不少高官达人,还帮助李剑父亲铲除一些不听话的黑帮头头,只是不知道今晚对付楚天的那女子是不是三朵金花之一。

胡彪把自己知道的都详细的说给了楚天听,楚天这时候才开始感觉李剑父亲的可怕,一个手握重权,又懂得恩威并施,糖衣炮弹的老狐狸,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栽在他手里,怪不得他能爬上那个位置。

楚天叹了口气,对胡彪说:“这李剑这太咄咄人了,上次放他一条生路,以为他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变本加厉;如果不让他有所恐惧,他还会像是疯狗一样的咬过来,我倒是不怕,怕的是他会伤害我身边不多的几个朋友,包括胡彪你。”

胡彪也叹了口气,说:“李剑从小就是这种性格,依仗他父亲的权势,谁得罪他了,他不把对手整的半死他不会罢休的;上次在树林你本可以彻底的崩溃他的意志,你却轻易的放了他;现在,除非你杀了他或者能够让他从头到脚感受到你的厉害,他才会有所收敛。”

楚天点点头,说:“他会恐惧的,我会让他知道,三天,我让他三天之后就向我求和。”

胡彪惊讶的看着楚天,三天时间就能掉转头让李剑向楚天求和,这未免有点难度,但胡彪没有问出来,他知道楚天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楚天想说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

此时的李剑正在别墅套房里面跟林美美鬼混,门都没有关,按李剑的习惯,像林美美这种货色,玩几天也就该扔了,无奈林美美的总是能够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让他欲罢不能。

两个人去浴室洗完澡,回到床上躺了下来,过了片刻,林美美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不速之客正在不远处斜斜的坐着,林美美惊叫一声,李剑忙回头看去,红叶正带着笑容看着他们两个在床上的表现,李剑放下心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还以为楚天出现了呢

过了一顿饭的工夫,李剑才走下床,披了条毛巾,坐在红叶的对面,说:“红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红叶摇摇头,说:“失手了,那小子确实不简单,早就看出我们是一伙的,并打伤了我们四个兄弟。”红叶没有说出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香水和风杈露出的马脚,毕竟她不想把这种愚蠢的失误往自己身上扛。

李剑大吃一惊,说:“连红姐你都失手了,那小子真那么厉害?连你的温柔攻势都抵挡的住?”

红叶冷然一笑:“他出手行云流水,完全看不出来路,我在他手底下走不出三招,本来最后依然可以让他沾上一身腥,可惜,我喊了那么久的救命,都没有一个警察闯进来。”

李剑大怒:“那些警察是怎么办事的?关键时刻总掉链子,明天要好好拿他们是问。”

红叶起身,拍拍手,对李剑说:“李公子,劝告你一句,那小子着实厉害,还猜到是你主使的,估计他会向你讨回公道,你自己要小心;听红姐一句,能够不跟他斗下去就不要斗下去,不然很难说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要知道,人家只是瓦缸,你是瓷器,何必去跟他碰呢?”

红叶这番话说得很是诚恳,一方面她不想要李剑出了什么事,这样李剑的父亲说不定就会迁怒到她们;二是,她也想要楚天平安无事,那个坏坏的小子让她今晚有种异样的感觉,她甚至怀念楚天摸她脸庞的手,甚至想要再见他一面。

李剑此时觉得红叶说的很有道理,人家是瓦缸,自己是瓷器,何必去跟他碰呢?林美美似乎看出了李剑的心思,心里有点着急,她无法容忍楚天的翻身,一定要倒下才甘心,她翻身转到李剑的身上,温柔的亲吻着李剑的嘴唇、脸颊和宽厚的胸膛,说:“千万别听那女人的话,你一定要出口气,不然,你李剑的脸面怎么在宜兴市拾起来?”

李剑觉得林美美说的也有道理,面子事大,正在左右摇摆之际,林美美靠了过来,吹着枕边风,说:“听我的才没错呢。”楚天没有任何动作,扭开落地睡灯,看着房间里的不速之客,有点意外的说:“你怎么来了?现在的你应该在天京市筹划酒吧。”

胡彪笑笑说:“正因为我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妥,所以回来看看你,谁知道还顺便帮了你一个小忙。”

楚天眼角一挑,说:“哦?”

胡彪说:“当你在巷子口跟那女子的时候,我把外面埋伏的两个警察敲晕了。”

楚天笑笑,怪不得那女子突然喊起救命来,原来后面还埋伏着杀招,这个连环局设的还有点水平,暗的不行,就来明的,明摆着要把自己整倒,如果不是胡彪敲晕了那两个警察,让他们来不及及时出现对付自己,自己的麻烦肯定还一大堆呢,最低也要被告个伤人之罪。

楚天给胡彪从冰箱拿了听饮料,胡彪苦着脸说:“难道没有啤酒吗?”

楚天摇摇头,林玉婷出现的地方怎么会让他有酒存在呢?没整满冰箱木瓜奶已经很不错了。

胡彪只好将就着喝,从身上掏出一个账本,扔给楚天,说:“这是在天京市筹划酒吧的大体费用,你过过目吧,怎么说也是大股东啊。”

楚天看都懒得看,直接拍在桌子上,说:“你我竟然是朋友,我那十八万交给了你,自然是信得过你,一切都如你做主就是。”

胡彪一阵说不出的感动,当初胡彪说要跟楚天混的时候,楚天怎么也不肯,只是把他当作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要胡彪远离江湖,踏踏实实的做个人,甚至怕胡彪被李剑知道后,遭受报复,楚天把自己的钱交给了胡彪,要他去天京市开个酒吧,重新开始生活,当时,胡彪怎么也不肯拿楚天的钱,也不想离开楚天,直到楚天说自己明年高考会考入天京大学,让胡彪先去打打前站,明年让自己在天京市有个落脚点,胡彪这才接受。

胡彪站起来,拍拍楚天的肩膀,说:“我发现,做你的朋友越来越引以为荣了。”

楚天淡淡一笑,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子,对胡彪说:“刚才那伙人的领头女子名叫红叶,你有听说过吗?”

胡彪闻言一凛,他记起李剑曾在玩笑中说过,李剑父亲下面有三大金花,越南籍女子,二十芳龄,个个都是尤物,而且身手了得,是那种让男人在温柔乡里不知不觉死去的女人,这三个女人为李剑的父亲立下不少丰功伟绩,不仅征服了不少高官达人,还帮助李剑父亲铲除一些不听话的黑帮头头,只是不知道今晚对付楚天的那女子是不是三朵金花之一。

胡彪把自己知道的都详细的说给了楚天听,楚天这时候才开始感觉李剑父亲的可怕,一个手握重权,又懂得恩威并施,糖衣炮弹的老狐狸,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栽在他手里,怪不得他能爬上那个位置。

楚天叹了口气,对胡彪说:“这李剑这太咄咄人了,上次放他一条生路,以为他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变本加厉;如果不让他有所恐惧,他还会像是疯狗一样的咬过来,我倒是不怕,怕的是他会伤害我身边不多的几个朋友,包括胡彪你。”

胡彪也叹了口气,说:“李剑从小就是这种性格,依仗他父亲的权势,谁得罪他了,他不把对手整的半死他不会罢休的;上次在树林你本可以彻底的崩溃他的意志,你却轻易的放了他;现在,除非你杀了他或者能够让他从头到脚感受到你的厉害,他才会有所收敛。”

楚天点点头,说:“他会恐惧的,我会让他知道,三天,我让他三天之后就向我求和。”

胡彪惊讶的看着楚天,三天时间就能掉转头让李剑向楚天求和,这未免有点难度,但胡彪没有问出来,他知道楚天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楚天想说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

此时的李剑正在别墅套房里面跟林美美鬼混,门都没有关,按李剑的习惯,像林美美这种货色,玩几天也就该扔了,无奈林美美的总是能够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让他欲罢不能。

两个人去浴室洗完澡,回到床上躺了下来,过了片刻,林美美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不速之客正在不远处斜斜的坐着,林美美惊叫一声,李剑忙回头看去,红叶正带着笑容看着他们两个在床上的表现,李剑放下心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还以为楚天出现了呢

过了一顿饭的工夫,李剑才走下床,披了条毛巾,坐在红叶的对面,说:“红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红叶摇摇头,说:“失手了,那小子确实不简单,早就看出我们是一伙的,并打伤了我们四个兄弟。”红叶没有说出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香水和风杈露出的马脚,毕竟她不想把这种愚蠢的失误往自己身上扛。

李剑大吃一惊,说:“连红姐你都失手了,那小子真那么厉害?连你的温柔攻势都抵挡的住?”

红叶冷然一笑:“他出手行云流水,完全看不出来路,我在他手底下走不出三招,本来最后依然可以让他沾上一身腥,可惜,我喊了那么久的救命,都没有一个警察闯进来。”

李剑大怒:“那些警察是怎么办事的?关键时刻总掉链子,明天要好好拿他们是问。”

红叶起身,拍拍手,对李剑说:“李公子,劝告你一句,那小子着实厉害,还猜到是你主使的,估计他会向你讨回公道,你自己要小心;听红姐一句,能够不跟他斗下去就不要斗下去,不然很难说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要知道,人家只是瓦缸,你是瓷器,何必去跟他碰呢?”

红叶这番话说得很是诚恳,一方面她不想要李剑出了什么事,这样李剑的父亲说不定就会迁怒到她们;二是,她也想要楚天平安无事,那个坏坏的小子让她今晚有种异样的感觉,她甚至怀念楚天摸她脸庞的手,甚至想要再见他一面。

李剑此时觉得红叶说的很有道理,人家是瓦缸,自己是瓷器,何必去跟他碰呢?林美美似乎看出了李剑的心思,心里有点着急,她无法容忍楚天的翻身,一定要倒下才甘心,她翻身转到李剑的身上,温柔的亲吻着李剑的嘴唇、脸颊和宽厚的胸膛,说:“千万别听那女人的话,你一定要出口气,不然,你李剑的脸面怎么在宜兴市拾起来?”

李剑觉得林美美说的也有道理,面子事大,正在左右摇摆之际,林美美靠了过来,吹着枕边风,说:“听我的才没错呢。”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