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奇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少帅最新章
恢复默认

第17章 红叶

小说:都市少帅 | 作者:一起成功 | 字数: 4815

同类小说推荐:

楚天从媚姐的酒馆出来,被带有凉意的冷风一吹,头脑清晰了很多,摸摸鼻子,向着住的地方走去,在经过住地附近的一个巷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着动静,并有轻微的喊叫声,楚天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一向喜欢管闲事的他,这次依然不例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弄个明白是睡不着觉的。愛{奇、書屋M.a745.cc

楚天轻轻的向巷子里面走了进去,在外面微弱的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楚天很清晰的见到四个壮汉正亮着刀子着一个面如桃花的女子。

她长得很漂亮,她的腰纤细柔软,但却充满弹力,她的臂是浑圆的,腿也是浑圆的,一种最能激发男人情欲的浑圆。浑圆、修长、结实、饱满,给人一种久久想要欣赏的充足感。

为首的匪徒挥舞着刀子,恶狠狠的说:“不准叫,否则刀子不长眼,识相点,就把钱交出来,把密码说出来,否则,老子四人把你了。”

女子全身颤抖着说:“我的钱都被你们搜走了,我的卡也没钱了,我是刚从乡下来宜兴市找工作的啊,各位大哥,你们就放过我吧。”

为首的匪徒笑几声,摸了女子的脸,说:“竟然如此,我们只好劫色了啊,然后拍张光盘,估计能够卖个好价钱。”

周围的几个同伙都笑了起来。

女子努力的护住波涛汹涌的胸口,眼睛射出无比的惊恐,她开始恨自己怎么没有多带点钱出来。

为首匪徒的手已经伸在女子的领口上,狠狠的一撕,衣布撕裂的声音划破了沉寂的黑夜,还有那女子小声的惊慌。

楚天正准备出手,一阵微风滑过了巷子,楚天竟然松弛了下来,神情自然的踏步出来,拍拍手上:“各位壮士,深夜还如此忙碌,实在精神可嘉。”

匪徒们全部回头,看着楚天,为首的匪徒冷冷的说:“你个毛头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老子送你上西天,听话点的话,老子们享受完了也给你尝尝鲜。”

此时,女子喊道:“小英雄,救我。”

楚天摇摇头,指着女子,对匪徒们说:“放心吧,我不会多管闲事的,所以,你们继续忙你们的。”

匪徒们和那女子似乎都不相信的看着楚天,原以为楚天会来个英雄救美,现在却当作什么都没见到一样。

为首的匪徒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楚天的话语让他无法继续对白,于是,匪徒口不择言的骂道:“你他怎么读的书啊,你老师没教你见义勇为吗?你还有没有人性啊?见到弱小女子被人羞辱,被人糟蹋,竟然连屁也不放一个。”

楚天苦笑的摇着头,没想到不见义勇为连匪徒都看不起自己,于是说:“对不起,那我还是管管闲事吧,你们快快放开那女子,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楚天的话让所有的人都苦笑不得,心里都在暗骂楚天是个王八蛋。

楚天的眼睛扫过女子那洁白的酥胸,结实的大腿,笑笑:“如此暧昧的夜晚,如此动人的女子,你们好好劫财,我好好劫色,这真是个销魂之夜。”

匪徒们大喊着:“你他活得真是不耐烦了。”挥舞着砍刀向楚天冲了进来,楚天轻轻的移动身形,他的每一寸移动都很慢,可是每一寸移动都潜伏着令人无法预测的危机,却又偏偏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得到。

他侧闪过砍刀,突然挥拳,去打第一个冲过来的人,但突然间,这双拳头已到了第二个人的下巴,也就在这同一瞬间,他的脚已踢上一个人的膝盖,下巴脱臼,鲜血飞溅,被踢中膝盖的人更是哀声连连,就像是足球一样,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跑在最后的匪徒吞下口水,提着刀,上也不是,退也不是,回头看到女子依然靠在墙壁上,忙回身扣住女子的喉咙,用刀子抵住她的脖子,惊恐的对楚天说:“你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

楚天拍拍手,笑笑,说:“有本事你就杀了她,然后我再把你杀了给她报仇。”

女子惊恐的说:“小英雄救命啊,我不想死啊,你就让他走吧,我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的。”

楚天摇摇头,坚定的说:“我做事情从来是斩草除根,不会有漏网之鱼。”

匪徒趁着楚天摇头之际,把女子猛然推向楚天,然后逃命似的向巷子外面跑去,跑得比兔子还快,还卖命,楚天轻叹一声,扶住那女子,脚下踢起一把砍刀,急射那个快要逃出巷口的匪徒,就在离巷口不到两米的时候,砍刀击中了匪徒的腿,让他一个扑倒,哀号不起。

女子的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然后一把抱住楚天,语气略带哭泣和害怕,说:“小英雄,真是谢谢你,不然我就被这帮坏人侮辱了。”

楚天闻着女子的身上的气息,感受着女子起伏不定的胸膛,一阵醉人,身体微热,竟然有所反应,女子似乎也感觉到楚天身体的变化,没有羞涩,反而在楚天耳边暧昧的说:

“小弟弟,姐姐今晚没地方睡了,要不你收留我一晚?姐姐想好好谢谢你。”

女子的手在楚天的身上游离起来,的楚天欲火焚身,连地下那几个匪徒也忘记伤痛,露出忌妒的眼神,楚天开始闭上眼睛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温柔。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游离的纤纤玉手以极快的速度从头上拔下一根做工精致的凤杈,左手轻轻的环着楚天的脖子,口中柔情的说:“小弟弟,姐姐真的谢谢你。”

右手的风杈无声无息的插向楚天的脖子血管。

风杈来势凶猛,女子眼见成功,面露喜色,地下的匪徒也忍着伤痛,露出笑意。

但他们的笑意很快凝住了,因为女子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楚天刁住了手腕,楚天微微用力,风杈掉在地上,闪烁着独有的光芒。

楚天轻轻的叹口气,看着女子那丰满的酥胸说:“你的胸膛仍然可以埋藏很多很多男人的生命,可惜不是我的。”

女子微微凹胸收腹,挣开楚天的手,娇躯后退之际,玉臂陡舒,双手十指齐曲,迅疾无比地朝楚天胸口拍去,楚天不避不闪,双手斩向女子的手腕,拿捏时候,竟是又快又准,女子忙退后躲击。

楚天趁机踏出一步,手指猝然到了女子的喉咙之处,这招快的无法抵挡,女子无法闪避,被楚天温柔的扣住了,她还想挣扎反击,却发现扣住楚天的力道异常的惊人,足够捏碎自己的喉咙。

女子这时候才惊恐起来,她刚才见识过楚天的身手,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三招都接不了。

楚天的心里还是感叹了一下,如果以自己以前的身手,一招就可以把女子制服,今天使出全身的力气,用了三招才拿下这个女子,真是汗颜,看来还是要尽快恢复自己的功力,不然下次遇见现代的高手,自己可能真的要逃窜不已。

楚天这时候才学着为首的匪徒,摸了一把女子的粉脸,柔声的说:“如此漂亮的女子为什么要来杀我呢?这纤纤玉手用来弹琴,作画,下棋不好吗?”

女子冷冷的看着楚天,没有说话,匪徒们则露出难于相信的眼神,他们心中的女神就这样轻易的被一个毛头学生打败了,他们心里堵得慌。

女子突然大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楚天吓了一跳,忙放开手,无奈的看着女子。

女子叫喊了片刻,又停止了,开始望巷子口张望,期待什么人进来,却终究还是失望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楚天慢慢的靠在墙壁上,带着笑容看着女子,淡淡的说:“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放你们走。”

女子冷冷的看着楚天,也淡淡的说:“可以,但你也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楚天苦笑摇摇头,这个女子着实难于对付,怎样都不让自己吃亏,说:“好。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楚天,他竟然只问这个简单的问题,芳心怦然跳动,说:“红叶。”

楚天点点头,说:“好名字,人如其名。”

女子摇着头说:“你其实应该问问是谁请我们来杀你的。”

楚天头都没抬,直接说:“李剑而已,这个问题没什么必要问。”

女子有点惊讶的看着楚天,指着地上的匪徒,开口问:“你是不是开始就知道我跟他们是一伙的?”

楚天点点头,诚实的说:“在我闻到你身上香味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看到你头上风杈的时候,我就确定,那不是普通乡下女子进城所能有的东西。女人爱美的天性总是很容易她们的身份,你是个漂亮的女人,更加不例外。”

楚天慢慢的走出巷子,身后留下惊诧的匪徒和沉思的女子。

女子望着渐渐消失的楚天,心里竟然有了几分失落,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孩,才能对女人有如此独到精辟的了解,他成熟的思想跟他的年龄似乎并不那么吻合,而他那流露眉间的淡淡忧郁更是说明他有难解的心结,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的沉重?

走在路上的楚天并没有感受到红叶对他的注目礼,他现在最想回到住地,好好的洗一个澡,然后睡上一觉,那才是王道,楚天一打开门,就感觉几分不对劲,诧异之际,房间闪出了一个身影。楚天从媚姐的酒馆出来,被带有凉意的冷风一吹,头脑清晰了很多,摸摸鼻子,向着住的地方走去,在经过住地附近的一个巷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着动静,并有轻微的喊叫声,楚天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一向喜欢管闲事的他,这次依然不例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弄个明白是睡不着觉的。

楚天轻轻的向巷子里面走了进去,在外面微弱的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楚天很清晰的见到四个壮汉正亮着刀子着一个面如桃花的女子。

她长得很漂亮,她的腰纤细柔软,但却充满弹力,她的臂是浑圆的,腿也是浑圆的,一种最能激发男人情欲的浑圆。浑圆、修长、结实、饱满,给人一种久久想要欣赏的充足感。

为首的匪徒挥舞着刀子,恶狠狠的说:“不准叫,否则刀子不长眼,识相点,就把钱交出来,把密码说出来,否则,老子四人把你了。”

女子全身颤抖着说:“我的钱都被你们搜走了,我的卡也没钱了,我是刚从乡下来宜兴市找工作的啊,各位大哥,你们就放过我吧。”

为首的匪徒笑几声,摸了女子的脸,说:“竟然如此,我们只好劫色了啊,然后拍张光盘,估计能够卖个好价钱。”

周围的几个同伙都笑了起来。

女子努力的护住波涛汹涌的胸口,眼睛射出无比的惊恐,她开始恨自己怎么没有多带点钱出来。

为首匪徒的手已经伸在女子的领口上,狠狠的一撕,衣布撕裂的声音划破了沉寂的黑夜,还有那女子小声的惊慌。

楚天正准备出手,一阵微风滑过了巷子,楚天竟然松弛了下来,神情自然的踏步出来,拍拍手上:“各位壮士,深夜还如此忙碌,实在精神可嘉。”

匪徒们全部回头,看着楚天,为首的匪徒冷冷的说:“你个毛头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老子送你上西天,听话点的话,老子们享受完了也给你尝尝鲜。”

此时,女子喊道:“小英雄,救我。”

楚天摇摇头,指着女子,对匪徒们说:“放心吧,我不会多管闲事的,所以,你们继续忙你们的。”

匪徒们和那女子似乎都不相信的看着楚天,原以为楚天会来个英雄救美,现在却当作什么都没见到一样。

为首的匪徒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楚天的话语让他无法继续对白,于是,匪徒口不择言的骂道:“你他怎么读的书啊,你老师没教你见义勇为吗?你还有没有人性啊?见到弱小女子被人羞辱,被人糟蹋,竟然连屁也不放一个。”

楚天苦笑的摇着头,没想到不见义勇为连匪徒都看不起自己,于是说:“对不起,那我还是管管闲事吧,你们快快放开那女子,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楚天的话让所有的人都苦笑不得,心里都在暗骂楚天是个王八蛋。

楚天的眼睛扫过女子那洁白的酥胸,结实的大腿,笑笑:“如此暧昧的夜晚,如此动人的女子,你们好好劫财,我好好劫色,这真是个销魂之夜。”

匪徒们大喊着:“你他活得真是不耐烦了。”挥舞着砍刀向楚天冲了进来,楚天轻轻的移动身形,他的每一寸移动都很慢,可是每一寸移动都潜伏着令人无法预测的危机,却又偏偏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得到。

他侧闪过砍刀,突然挥拳,去打第一个冲过来的人,但突然间,这双拳头已到了第二个人的下巴,也就在这同一瞬间,他的脚已踢上一个人的膝盖,下巴脱臼,鲜血飞溅,被踢中膝盖的人更是哀声连连,就像是足球一样,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

跑在最后的匪徒吞下口水,提着刀,上也不是,退也不是,回头看到女子依然靠在墙壁上,忙回身扣住女子的喉咙,用刀子抵住她的脖子,惊恐的对楚天说:“你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

楚天拍拍手,笑笑,说:“有本事你就杀了她,然后我再把你杀了给她报仇。”

女子惊恐的说:“小英雄救命啊,我不想死啊,你就让他走吧,我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的。”

楚天摇摇头,坚定的说:“我做事情从来是斩草除根,不会有漏网之鱼。”

匪徒趁着楚天摇头之际,把女子猛然推向楚天,然后逃命似的向巷子外面跑去,跑得比兔子还快,还卖命,楚天轻叹一声,扶住那女子,脚下踢起一把砍刀,急射那个快要逃出巷口的匪徒,就在离巷口不到两米的时候,砍刀击中了匪徒的腿,让他一个扑倒,哀号不起。

女子的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然后一把抱住楚天,语气略带哭泣和害怕,说:“小英雄,真是谢谢你,不然我就被这帮坏人侮辱了。”

楚天闻着女子的身上的气息,感受着女子起伏不定的胸膛,一阵醉人,身体微热,竟然有所反应,女子似乎也感觉到楚天身体的变化,没有羞涩,反而在楚天耳边暧昧的说:

“小弟弟,姐姐今晚没地方睡了,要不你收留我一晚?姐姐想好好谢谢你。”

女子的手在楚天的身上游离起来,的楚天欲火焚身,连地下那几个匪徒也忘记伤痛,露出忌妒的眼神,楚天开始闭上眼睛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温柔。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游离的纤纤玉手以极快的速度从头上拔下一根做工精致的凤杈,左手轻轻的环着楚天的脖子,口中柔情的说:“小弟弟,姐姐真的谢谢你。”

右手的风杈无声无息的插向楚天的脖子血管。

风杈来势凶猛,女子眼见成功,面露喜色,地下的匪徒也忍着伤痛,露出笑意。

但他们的笑意很快凝住了,因为女子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楚天刁住了手腕,楚天微微用力,风杈掉在地上,闪烁着独有的光芒。

楚天轻轻的叹口气,看着女子那丰满的酥胸说:“你的胸膛仍然可以埋藏很多很多男人的生命,可惜不是我的。”

女子微微凹胸收腹,挣开楚天的手,娇躯后退之际,玉臂陡舒,双手十指齐曲,迅疾无比地朝楚天胸口拍去,楚天不避不闪,双手斩向女子的手腕,拿捏时候,竟是又快又准,女子忙退后躲击。

楚天趁机踏出一步,手指猝然到了女子的喉咙之处,这招快的无法抵挡,女子无法闪避,被楚天温柔的扣住了,她还想挣扎反击,却发现扣住楚天的力道异常的惊人,足够捏碎自己的喉咙。

女子这时候才惊恐起来,她刚才见识过楚天的身手,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三招都接不了。

楚天的心里还是感叹了一下,如果以自己以前的身手,一招就可以把女子制服,今天使出全身的力气,用了三招才拿下这个女子,真是汗颜,看来还是要尽快恢复自己的功力,不然下次遇见现代的高手,自己可能真的要逃窜不已。

楚天这时候才学着为首的匪徒,摸了一把女子的粉脸,柔声的说:“如此漂亮的女子为什么要来杀我呢?这纤纤玉手用来弹琴,作画,下棋不好吗?”

女子冷冷的看着楚天,没有说话,匪徒们则露出难于相信的眼神,他们心中的女神就这样轻易的被一个毛头学生打败了,他们心里堵得慌。

女子突然大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楚天吓了一跳,忙放开手,无奈的看着女子。

女子叫喊了片刻,又停止了,开始望巷子口张望,期待什么人进来,却终究还是失望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楚天慢慢的靠在墙壁上,带着笑容看着女子,淡淡的说:“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放你们走。”

女子冷冷的看着楚天,也淡淡的说:“可以,但你也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楚天苦笑摇摇头,这个女子着实难于对付,怎样都不让自己吃亏,说:“好。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楚天,他竟然只问这个简单的问题,芳心怦然跳动,说:“红叶。”

楚天点点头,说:“好名字,人如其名。”

女子摇着头说:“你其实应该问问是谁请我们来杀你的。”

楚天头都没抬,直接说:“李剑而已,这个问题没什么必要问。”

女子有点惊讶的看着楚天,指着地上的匪徒,开口问:“你是不是开始就知道我跟他们是一伙的?”

楚天点点头,诚实的说:“在我闻到你身上香味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看到你头上风杈的时候,我就确定,那不是普通乡下女子进城所能有的东西。女人爱美的天性总是很容易她们的身份,你是个漂亮的女人,更加不例外。”

楚天慢慢的走出巷子,身后留下惊诧的匪徒和沉思的女子。

女子望着渐渐消失的楚天,心里竟然有了几分失落,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孩,才能对女人有如此独到精辟的了解,他成熟的思想跟他的年龄似乎并不那么吻合,而他那流露眉间的淡淡忧郁更是说明他有难解的心结,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的沉重?

走在路上的楚天并没有感受到红叶对他的注目礼,他现在最想回到住地,好好的洗一个澡,然后睡上一觉,那才是王道,楚天一打开门,就感觉几分不对劲,诧异之际,房间闪出了一个身影。

手机阅读请到m.I75WU.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功能